• <dd id="8btjz"></dd>
    1. <tbody id="8btjz"><p id="8btjz"></p></tbody>
        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投融管理
        債券收益率或將呈現 前高后低走勢
        發布時間:2021-02-07 09:05:19     瀏覽次數:

          2020年,債券市場走出“深V”行情。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債券收益率大幅下行至2016年以來的低點以下;自5月份開始,現券收益率大幅上行;到12月底,收益率已基本上行至2020年年初水平。

          從收益率曲線形態看,2020年,收益率曲線經歷了先走陡后又走平的過程。新冠疫情暴發后,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注重靈活適度,流動性充裕,存款準備金利率調降,帶動短端利率快速下行,期限利差擴大至歷史高位,10年期與1年期利差上行至146個基點。后續隨著流動性邊際收緊,期限利差縮窄至歷史平均水平,10年期與1年期利差縮窄至56個基點左右。

          2021年,影響債券市場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四點。

          第一,經濟復蘇延續。2020年第一季度,我國經濟增速從低位開始回升,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已回升至4.9%。支撐經濟增長的動能逐步從投資轉向消費,從制造業逐步傳導向服務業。2021年,經濟復蘇趨勢預計延續。

          2020年,在逆周期政策調節下,固定資產投資率先修復,1月至12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2.9%,累計增速繼續回升。其中,地產和基建是支撐投資回升的主要因素,制造業投資恢復相對較慢,但四季度以來開始加速。2020年,地產投資強勁,后續地產投資放緩的可能性較高,但短期內地產竣工或將形成支撐,地產庫存目前也處于較低位置。2021年,地產投資短期內有望保持韌性,中長期增速預計緩慢下行?;ㄍ顿Y預計保持平穩。制造業投資有望繼續回升,原因有三個方面:一是從庫存周期看,一個完整的庫存周期約為42個月,本次庫存回升始于2020年1月,目前尚未結束,2021年有望持續;二是出口以及地產竣工將對制造業形成支撐;三是2020年企業中長期貸款增幅較大,預示制造業修復前景較為樂觀。

          2020年,出口保持較高景氣度,2021年,出口景氣度預計能夠維持。一方面,RCEP協議簽訂后,對后續出口有所提振;另一方面,海外需求持續復蘇,對出口形成支撐。不過,隨著疫苗研發完成后海外工廠復工,替代效應對出口的支撐將逐步減弱。

          疫情防控期間消費增速回升一直較為緩慢,但2020年8月份以來,消費有加速修復的跡象。隨著經濟回升,居民收入增速也穩步回升,消費意愿逐步修復。同時,地產進入后周期也對相關家具、家電消費形成拉動,預計2021年消費能夠延續回升的趨勢。

          通脹進入溫和上行階段。2020年,整體呈現出CPI持續下行、PPI緩慢回升的趨勢。展望2021年,通脹預計保持溫和上行態勢。根據測算,年內隨著豬肉供給持續增加以及基數抬升,CPI預計繼續下行,2021年1月份或為低點,隨后逐步回升。PPI方面,預計后續隨著全球復工,工業品價格上漲,PPI回升趨勢有望延續。

          第二,2021年,利率債供需矛盾將緩解。2020年5月份以來,債券供給是推動收益率上行的主要因素,2021年,利率債供需矛盾預計將有所緩解,債券供給對收益率的約束將減弱。一方面,國債和地方債供給或將減少;另一方面,需求端增持力量有望維持。一是商業銀行是利率債增持主力,預計2021年銀行配債額度將有所增加。二是預計境外機構增持力量增強。2020年,美債收益率維持在0.8%以下的低位,中美利差保持在230個基點,同時人民幣匯率升值,使得中國債券對境外機構保持較強的吸引力??紤]到人民幣債券納入全球債券指數,預計2021年境外機構增持這一趨勢有望增強。三是隨著近期高等級債券違約事件發生,預計機構風險偏好將有所回落,對利率債的偏好將增強。

          第三,中美利差保持高位,后續或隨美債收益率回升而縮窄。從國際經濟看,2020年3月開始,主要發達經濟體出現一輪疫情暴發,并對應均采取了封鎖措施,二季度經濟因此陷入大幅衰退。三季度,隨著疫情有所控制和經濟的持續重啟,主要發達經濟體經濟狀況都迅速反彈,制造業在2020年下半年恢復良好。四季度以來疫情雖有所加重,但隨著疫苗的逐步推廣,2021年下半年,海外經濟可能步入較好的經濟增長階段。

          為對沖疫情對經濟的沖擊,歐美日央行均采取了寬松的貨幣政策。在大幅寬松政策下,美債收益率持續處于低位,而中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上行,導致中美利差自2020年5月份以來持續走擴。展望2021年,美債期限結構可能處于持續走陡狀態。美聯儲零利率和QE政策預計在2021年仍將維持,美債短期收益率難有上行。隨著疫苗的推廣和美國新一輪財政刺激后續推出,美國經濟社會不斷恢復,都將持續推升市場風險情緒,通脹后續也將逐步走高,美國長端收益率預計會有所上行,或帶動中美利差縮窄。

          第四,債券性價比提升,配置價值較高。隨著2020年5月份以來債券收益率的持續上行,股債收益率比價也不斷降低,債券性價比逐步提升。以萬得全A滾動市盈率的倒數作為衡量股市收益率的指標,其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比值不斷降低,在2020年年末已經下降至1.35,處于近10年歷史分位數15.5%。從股債性價比角度看,債券的配置價值不斷上升。

          總體而言,經濟基本面持續復蘇、通脹預計進入溫和上行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會更加靈活精準。在此背景下,資金價格將圍繞政策利率上下波動,債券市場趨勢性下行的拐點尚未出現,而收益率大幅上行的概率也較低。經濟增速和社會融資增速預計在一季度達到高點,預計在此之前,債券收益率會處于“磨頂”狀態。目前,利率債配置價值較高,有配置需求的機構可選擇中短久期先行介入。后續需密切關注因投資增速放緩為利率下行帶來的趨勢性機會。需要關注的風險點在于海外經濟復蘇強勁、貿易協議簽訂帶動出口超預期、通脹上行加快等。整體而言,2021年全年債券收益率中樞難以大幅抬升,預計呈現前高后低的走勢。

          作者:南京銀行資金運營中心金融市場研究部 來源: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