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8btjz"></dd>
    1. <tbody id="8btjz"><p id="8btjz"></p></tbody>
        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學習園地
        制度持續完善 債市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
        發布時間:2021-02-07 09:38:38     瀏覽次數:

          托管規模超過115萬億元;債券利率下行向債券發行人讓利1200億元;外資持有我國債券總規模達到3萬億元;10年期國債收益率大致呈現V型走勢;多家國企債券意外違約;多項重要制度規則落地……剛剛過去的2020年,我國債券市場各項制度建設穩步推進,市場規模持續增加,各項功能有效發揮,有力促進了“六穩”“六保”工作。

          進入2021年,在我國經濟形勢穩步恢復的背景下,債券市場在各項制度建設穩步推進的基礎上,將面臨怎樣的發展機遇和挑戰?各方關心的一些制度“短板”將如何進一步補齊?

          對于這些問題,業內人士表示,2021年,我國債券市場將延續快速發展勢頭,基礎制度建設將持續完善,市場開放水平和國際影響力將進一步提升。

          利率債供給壓力會有所下降

          過去幾年,我國債券市場改革創新步伐加速,市場規??焖僭鲩L。2020年初,我國債券市場托管規模首次超過100萬億元,此后,市場規模持續增長。

          人民銀行此前公布的金融市場運行情況顯示,截至2020年11 月末,債券市場托管余額為115.7萬億元。其中,國債托管余額為19.5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券托管余額為25.4萬億元,金融債券托管余額為27.5萬億元,公司信用類債券托管余額為25.7 萬億元,資產支持證券托管余額為4.3萬億元,同業存單托管余額為11萬億元。

          從債券市場主要品種看,政府類債券、金融債券和企業債券發行量的穩步增長,推動我國債券市場總體規模不斷躍升。從政府類債券看,2020年政府債券發行規模達到13.5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發行一般國債6.09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1萬億元,國債發行規模同比增加2.9萬億元;發行地方政府新增債券4.55萬億元,再融資債券1.89萬億元,地方債發行規模同比增加2.07萬億元。政策性金融債發債額度也有明顯提升,中金公司固收研究預計2020年累計發行5.18萬億元,累計凈增2.51萬億元。人民銀行近日公布的社融數據顯示,2020年企業債券凈融資4.45萬億元,同比多1.11萬億元。這一數據也超額完成此前國務院常務會議設定的目標。

          隨著我國經濟逐漸恢復,各類債券的發行量在新一年會否有較大變化,備受關注。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2021年的利率債供給壓力會有所下降,需求端或將有所改善。債券供給方面,赤字融資規模小幅下調,國債和地方政府一般債凈融資總額約為3.4萬億元。新增專項債規模小幅下調,供給壓力或集中在二、三季度。

          聯合資信研究表示,預計2021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將較2020年有所收縮。該研究表示,在經濟持續回暖的大背景下,針對疫情出臺的各項寬松措施將有序退出,財政政策將趨向正?;?,預計赤字率將適當回調、特別國債逐步退出,新增債券規模將較2020年明顯收縮,預計地方債新增規模將在2019年3.06萬億元的基礎上保持10%左右的增速。

          違約壓力繼續受關注

          自去年四季度以來,受華晨集團、永煤控股等地方國企信用債意外違約影響,公司信用類債券發行量銳減。這一狀況對于2021年信用債市場還將有多大影響,頗受各方關注。

          從信用債發行看,2020年以來,債券市場收益率跌宕起伏,信用債一級發行也隨之大起大落,尤其是當年3、4月份信用債單月發行和凈增規模均創歷史新高,信用債的供給一度成為市場討論的熱點話題。

          從市場違約看,2020年,信用債違約主體和新增違約情況較上年減少,但違約債券規模有所上升,特別是國企債違約案例和規模顯著增長。2020年共有187只債券違約,總金額1967.57億元;30家主體首次違約,存量債券規模1679.46億元,涉及資產規模18284.2億元。其中,地方國企違約新增8家,涉及資產4666.06億元,負債3647.13億元,存量債券規模631.15億元;是2020年新增違約最大的邊際貢獻群體。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信用債到期規模和償付壓力較大。有數據顯示,2021年產業債(除ABS等)到期規模約32321億元,較2020年增加約4246億元,增幅15.1%。其中一季度到期量最大,約10505億元,同比增幅超過四成。

          申萬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師孟祥娟認為, 2021年上半年,國有企業違約風險可能會上升。分企業屬性看,國有企業債券到期比例越高,其違約的風險就越大,非國有企業在2018年“防風險去杠桿”后違約風險釋放較為充分,即使到期比例上升,違約風險也相對穩定。

          根據野村證券利率策略團隊的判斷,今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或在3.5%附近筑頂,全年收益率前高后低。該團隊還表示,信用板塊中,不同板塊和屬性的企業發行人的盈利和獲現能力均不同,因此,仍可進行信用資質下沉、挖掘票息,但同時信用分層將更為加劇,2021年或仍會出現信用違約案例,但多為個體信用資質原因導致。

          制度建設與開放步伐繼續加快

          在規模持續攀升的同時,我國債券市場的各項制度“短板”加快補齊。2020年,一系列重要制度舉措相繼落地實施。比如首次統一了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要求,同意銀行間與交易所債券市場相關基礎設施機構開展互聯互通合作,統籌監管金融基礎設施工作方案落地,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處置完善,《全國法院審理債券糾紛案件座談會紀要》發布等。

          隨著信用類債券違約間或出現以及市場改革創新擴大開放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加快債券市場基礎制度建設愈加迫切。今年初人民銀行召開的工作會議指出,牽頭制定債券市場發展規劃,推動完善債券市場法制,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健全多渠道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推動完善債券市場統一執法框架,加大對債券市場逃廢債、欺詐發行等違法違規行為查處力度。這意味著,今年債券市場各項制度建設將進一步完善。

          與此同時,我國債券市場開放水平和國際化程度穩步提升,境外機構持續凈增持人民幣債券,成為我國債券市場重要的增量資金來源。中國人民銀行上??偛咳涨肮嫉臄祿@示,截至2020年12月末,境外機構持有銀行間市場債券3.25萬億元,約占銀行間債券市場總托管量的3.2%。這意味著,2020年,境外機構凈增持銀行間債券規模超過1萬億元。

          業內人士表示,隨著我國經濟率先恢復,中美利差維持高位,人民幣債券國際吸引力持續增強。同時,我國債券市場各項制度建設逐步完善,開放程度穩步提升,境外機構入市交易更加便利,這都有利于吸引更多境外資金增持中國債券。

          作者:趙洋 來源: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