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8btjz"></dd>
    1. <tbody id="8btjz"><p id="8btjz"></p></tbody>
        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學習園地
        發債成金融機構補充資本重要渠道
        發布時間:2021-06-29 09:48:00     瀏覽次數:

          隨著轉型發展步伐加速,證券公司、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正不斷通過發債壯大資本規模。

          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截至6月22日,今年證券公司次級債發行量達到1367.45億元,較去年同期接近翻倍;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等債券發行數量同樣顯著增加。

          從存量規???,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證券公司次級債為5540億元,證券公司債為1.41萬億元;商業銀行債券總規模超過6.3萬億元,其中,普通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分別為2.05萬億元、2.38萬億元和1.51萬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在依靠利潤留存補充資本的同時,商業銀行、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均需建立長期有效的外部融資機制,拓寬資本補充渠道,壯大資金實力。通過發行各種債券融資,金融機構增強了抗風險能力,在滿足監管要求的同時,提升了服務實體經濟效能,有助于推進業務加速轉型。

          證券公司次級債增長顯著

          今年元旦剛過,券商龍頭公司中信證券即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證監會同意中信證券向專業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注冊的批復。據此批復,公司可以向專業投資者公開發行面值總額不超過800億元公司債券。

          這是證券公司頻頻發債實現自身融資的一個縮影。今年以來,已經有多家券商發行規模較大的證券公司債。比如中金公司發行證券公司債310億元、國泰君安發行300億元、海通證券發行252億元等。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今年以來,證券公司債已經發行129只,發行量為3148.4億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09只和2524.68億元。

          作為資本密集型行業,證券公司重資本趨勢逐漸顯現,其大比例進行融資拓展業務的需求也更加強烈。特別是隨著資本市場改革深化,證券公司業務創新蓬勃發展,業務轉型持續加速,以融資融券等為代表的資本中介業務迅猛增長,行業重資本化明顯提速,這對證券公司資本實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興業證券分析師許盈盈表示,2020年,包括融資融券、股權衍生品、跨境交易在內的券商資本中介業務市場需求大幅增加,帶動證券公司資產結構加速重資本化。多家券商通過定增、配股、發行債券等方式補充資本金,積極擴表。

          在證券公司發債融資中,證券公司次級債的發行量今年出現大幅增長,金額同比接近翻番。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今年以來至6月22日,證券公司次級債發行52只,發行量達到1367.45億元,而去年同期證券公司次級債發行38只,發行量為694億元。

          盡管相較于保險次級債和銀行次級債,券商次級債起步較晚,但過去幾年,次級債已成為證券公司重要的流動性和資本補充工具,不過發行方式僅限于非公開發行。2020年6月,證監會發布了新修改的《證券公司次級債管理規定》,放寬相關限制,比如允許券商次級債公開發行,并首度提到減記債和應急可轉債等創新類債券品種,拓寬券商資本募集渠道。業內人士預計,未來證券公司次級債發行將持續加速。

          此外,證監會在今年出臺了對證券公司分類監管新政,擬對公司治理、合規風控有效的證券公司實行“白名單”制度,首批29家券商納入“白名單”,監管部門將在取消或簡化融資手續流程以及創新業務試點等方面給予納入“白名單”的券商給予支持。對此,平安證券分析師王維逸認為,入圍“白名單”券商更符合監管控制風險導向,融資將更為簡便,優化債務期限結構手段更為靈活,重資本業務發展將更具優勢。

          中小銀行發債融資明顯增加

          近日,江南農村商業銀行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30億元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這是該行繼2020年發行兩期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后,第三次發行此類債券。同時,規模200億元的南京銀行可轉債,已經于6月15日在網上面向公眾投資者發售,成為今年發行的第四只銀行可轉債。

          南京銀行可轉債的募集說明書提出:“本次公開發行可轉債募集資金總額200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本行未來業務發展,在可轉債轉股后按照相關監管要求補充本行的核心一級資本,提高本行的資本充足率水平,進一步夯實各項業務持續健康發展的資本基礎。”

          對此,中銀國際證券分析師雅穎穎表示,在監管部門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實體經濟融資支持力度背景下,銀行核心資本損耗速度加快。從南京銀行看,目前公司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高于監管要求,此次可轉債的發行是公司結合自身業務發展規劃前瞻性補充核心資本,為未來業務的可持續發展“儲糧”。

          實際上,近兩年來,商業銀行的普通債、可轉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等各類債券的發行數量持續增加。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今年以來,商業銀行普通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分別發行52只、34只和25只,發行規模分別為4175億元、1086億元和2940億元。去年同期,商業銀行普通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分別發行47只、16只和16只,發行規模分別為3995.8億元、1019億元和2851億元。

          招商銀行相關研究表示,2014年以來,商業銀行內生資本補充能力不足的情況逐漸凸顯。也是在同一時間節點下,補充二級資本的二級資本債發行開始增多。自2017年以來,補充一級資本的優先股、可轉債發行增多,2019年以來,永續債發行增多。相比之下,普通金融債、二級資本債、永續債三大債務資本工具總量最大,是主要的資本補充渠道。

          同花順iFinD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6月22日,商業銀行普通金融債余額為2.05萬億元,二級資本債余額為2.38萬億元,永續債余額為1.51萬億元。二級資本債已成為商業銀行第一大債務融資工具,永續債盡管起步較晚,自2019年起商業銀行才逐漸開始發行,不過,永續債規模上升速度較快。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商業銀行二級資本債、永續債的發行規模僅略高于去年同期,但二者的發行數量卻增長顯著。對此,業內分析人士認為,今年商業銀行發債數量多但總規?;境制?,主要與年內中小銀行發債數量增加有關。當前,銀行中城商銀行和農商銀行資本不足情況突出,有較強的發行銀行永續債和二級資本債補充資本的訴求。